快評|司法與輿論良性互動,讓法治之光照進每一個“於歡案”

於歡曾經作為一個標誌性案件中的標誌性人物而得到強烈關注,但於歡案的價值,不僅在於於歡個人得到公正的審判結果,更在於它以一個極端化的個案,成為了激活中國刑法中沉睡已久的正當防衞制度的契機,並在司法與輿論的良性互動中客觀上推動了法治進步。正是經由一個個案件的公平正義,法治之光才能真正普照神州大地。

2017年6月23日,於歡案二審宣判現場。 (山東高法微博/圖)

於歡出獄了。他因為刺傷、刺死了在討要高利貸時侮辱母親、限制自己人身自由的討債人,2017年2月被法院一審以故意傷害罪判處無期徒刑。南方週末以《刺死辱母者》獨家報道了這一案件後,引起了輿論的廣泛關注。2017年6月,山東省高院二審認定於歡屬於防衞過當,改判其有期徒刑5年。2020年11月18日,在實際被羈押4年7個月零4天后,於歡被減去餘刑釋放。

於歡曾經作為一個標誌性案件中的標誌性人物而得到強烈關注,但於歡案的價值,不僅在於於歡個人得到了公正的審判結果

登錄後獲取更多權限

立即登錄